香蕉视频app官方

() “真的吗?太谢谢老师了,不知道是那位导演的戏?我真的可以吗……”

“这个先不要急,我先将剧本传你邮箱,你看一看这个剧本,琢磨下这个角色自己能不能把握。”wavv

“好的,我现在就去开电脑。”

“老师马上传过去,对了,这是个女四号,虽然并不是主要角色,但是老师大概扫了一下剧本,这个女四是个容易出彩的角色……”

“老师我明白,我没有出道,第一次能有一个女四演,已经是起点很高了!”

“别说的那么肯定,老师只管引荐,你真看重这个角色,还是要试镜,老师将你带上路,能不能走下去,那就都看你自己了。”

“是,我明白!谢谢老师。”

挂断电话,苏蜜马上就打开了电话,她登上平时交论文和课业的邮箱,果然看到杨老师已经将剧本都发了过来。

苏蜜趁热打铁,忙下载了剧本,打开看了起来。

她这一看就是两个多小时,等看完剧本,她立马就给杨老师回了电话,很确定的道,“杨老师,我太喜欢柳溪儿这个角色了,我觉得我能把握这个角色,我想试一试!”

“好!这样,我再联系一下这本剧的导演,争取为你拿到试镜的机会,确定了试镜时间,老师联系你。”

“嗯,我等老师的消息。”

白色公主忧伤写真

电话挂断,苏蜜跳起来,跑到书房将剧本打印了出来,装订好后,拿了一根笔认认真真的再度研究起女四号柳溪儿这个角色来。

杨老师也是个利索的人,很快苏蜜就等到杨老师的电话,让她明天就去试镜。

苏蜜既高兴,又紧张,时间紧迫,她废寝忘食的看起剧本来。

傅奕臣下班回来,进了别墅,就看到嘉贝和嘉宝在客厅里玩儿。

“爸比,你回来了!”

“爸比工作辛苦了,快坐下,嘉宝给爸比捶捶肩!”

嘉贝和嘉宝上前,嘉宝拉着傅奕臣就往沙发走。

小丫头可会心疼人,讨好人了。

傅奕臣轻牵了下唇角,目光四下一看,却没看到苏蜜,脸色不觉微沉。

这些天,他已经习惯了自己一下班回来,那个女人就眼睛亮晶晶的,满脸笑容等在门口迎接自己。

平时这个时候,那个女人找就听到院子里的车声,迎在门口了,今天怎么……

“妈咪呢?”

难道是在做饭,没听到车进别墅的声音?

“妈咪在房间里啊!爸比坐。”嘉宝说着,又拉着傅奕臣坐。

傅奕臣却将手从嘉宝的小手里抽了出来,摸了摸嘉宝的脑袋,“爸比换衣服,你和哥哥先玩儿。”

他说着大步往楼上走,那个女人该不会是身体不舒服吧?

傅奕臣推开卧房的门,就见苏蜜靠着床头坐着,手里捧着一本书,正拿着纸擦眼泪,他进来竟然也没反应。

他眉头一拧,迈开长腿几步就走到了床前,一把夺过了苏蜜手中的书。

“什么东西?”

他翻开封面,就见上面写着《夜莺》。

“呀,几点了?你怎么回来了?”苏蜜这才发现了傅奕臣,瞪着红彤彤的眼睛,惊讶道。

傅奕臣见她如此,眉头拧的更紧了,“我下班了,不回来,你想我去哪里?苏蜜,我回来你不在下面迎接,就是躲在这里看这破玩意?还看的掉眼泪?”

傅奕臣说着就要将剧本丢出去,苏蜜忙跪坐起来,抓住他的手。

“别扔啊!这是剧本,是我准备参演的电视剧的剧本!千万别扔,弄乱了,我还要重新整理。”

傅奕臣顿时脸色更沉了,居高临下的逼视着苏蜜,“你要参演的电视剧?谁同意你去演戏了?”

苏蜜见他怒气腾腾的,一张俊面也冷硬了下来,满是不悦之色,她不觉一怔,接着忙笑了起来。

“奕臣,我错了!我不该看剧本看的忘乎所以,不该不下去迎接你,我保证下次不这样了!你把剧本还给我嘛。”

“苏蜜,我说话你听不懂吗?我说了,不准参演!”

傅奕臣说完,一甩手臂,接着就扬手将剧本丢了出去。

剧本苏蜜只是用档案夹夹着,被他一扔,顿时纷纷扬扬的往下落。

苏蜜,“……”

剧本应该不是最终剧本,上面都没有页码,她已经在上面做了好多批注,不能重新打印,这下麻烦了。

看着满地都是的剧本,苏蜜有些生气,从床上站起来,瞪着傅奕臣。

“你怎么随便扔我东西!我都道歉了,我真不是故意不去楼下接你的,我没有听到声音……”

“闭嘴!苏蜜,你现在是在教训我吗?”

苏蜜站在床上,比傅奕臣要高一些,然而傅奕臣的气场却强大的一下子吼住了苏蜜。

苏蜜僵了下,可心里却有压都压不下的委屈和怒火冲了上来。

“我没有教训你,傅奕臣,你能不能讲点道理,如果是我冲进你的办公室,夺过你的合同就扔的满地都是,你能忍受吗?”

苏蜜压了压火气,她不想和傅奕臣争执,她很贪恋现在和他的美好时光。

然而她已经尽量心平气和的跟傅奕臣交流了,傅奕臣却非但没退一步,反倒更加强硬了。

他理了理身上的西装,“我说了不准就是不准,下来,该吃晚饭了,我饿了!”

他说完,根本理都不理苏蜜的叫嚣,转身往外走。

他那样子,那态度,就像苏蜜的意思,苏蜜话和态度都不重要,他傅奕臣做了决定,这件事就只能这样,完没有再讨论的必要。

苏蜜,“……”

傅奕臣脱了西装,撤掉领带,随手丢在床上,走到了门口,却觉得苏蜜没有跟上来。

他回头就看到苏蜜蹲在地上,正沉默着一页页的捡着地上的纸张。

傅奕臣神情一冷,苏蜜伸手,正要将一张批注了不少字的剧本捡起来,那张纸上就多了一只穿着拖鞋的脚,不偏不倚正踩在她批注笔记的地方。

苏蜜顺着那脚抬头,看到了傅奕臣居高临下,沉冷不快,似结了一层冰的俊面。

“我说了,不准!苏蜜,你聋了,没听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