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下载ios

48小时内, 已购买9o以上v章的读者才能看到最新章节

越小的孩子因为理解不了入门书籍上的内容,他们的修炼进度一般就会越慢, 甚至有的孩子还要从识字学起,那时间就更长了。但再长, 十年也都该筑基, 不然这双灵根优势何在?十年时间,悟性好的四五灵根都有可能筑基了,双灵根还磨蹭什么?

这其实涉及到一点非修炼方面的小算盘。

筑基有这么一个问题,筑基后是正式踏入修炼,最直观的好处就是寿命大大增加,身体的代谢度大大减缓。附带效果就是容貌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固定在筑基瞬间的那个年龄。也就是, 如果你七岁筑基, 那么接下来少说五六十年你都是个孩子外表, 如果在这五六十年内你结丹了, 你的童颜持续时间还会继续拉长,一直到元婴期才能随意志地将身体调整到青壮年。

我的小师叔, 我爹那一代的小师弟, 戚悉前辈,就是这么个惨痛的实例。虽然小师叔现在早就元婴了, 早就让自己的外表变为成年汉子了,但上百年人人见到他就给他塞零食说他好可爱好想摸摸抱抱的经历依然让他不愿提及。就外表高冷度来说, 小师叔是比我更冻人的存在。

所以,如果你有已成为修士的长辈,他们一般都会告诉你, 不要太急着筑基,练气期非常重要,基础一定要打牢实,等牢实得不能再实了,还可以再多悟悟,多费几年没关系的,一点都不用急。

但是呢,我说过的吧,这辈子的世界背景总体调子类似于上辈子的古代。古人说话是很含蓄的,越是文化程度高说话就越含蓄。修士中不可能有人文化程度低,不然连法决都读不懂还修什么炼啊?于是听话的人就很需要有点悟性才能听懂其深层含义。小师叔就是没听出来,然后悲剧了。

当然这不能完怪小师叔,因为毕竟他当年只有七岁,哪能明白大人们的复杂思维。

多亏了小师叔的悲剧,我这一代的师兄弟师姐妹们在练气期都很沉得住气,哪怕刚入门沉不住气的,也会在八卦交流时间惊醒,然后沉下来。

——所以小师叔外表成年那么久了,气势却越冷冽,这真是……难以解决的痛。等哪一天他的师姐们不再面带怀念地塞糖葫芦给他,可能小师叔才会开始解冻。

我的练气期修炼非常稳扎稳打,绝对没有半点冒进,能两步完成的就绝不会只走一步。但即使如此,三年前我也练气期大圆满了,不过我是这么打算的,等二十岁再筑基。

被驳回了。

清纯美女清澈秋意写真

我的兄姐都让我和他们一样十六岁筑基。

“青春的活力啊!”我姐裴淼是这么嚎的,“你知不知道,就算是修士,青春也只有这么一次啊!虽然说元婴期后可以随意志调整容貌,但那时候最自然的容貌是能够挥出巅峰实力的样子,一般都是壮年期。你看小师叔,他恨不得把自己调整成肌肉男,但实际上多半还是那副文弱书生的样子,没法啊,他一个法修,肌肉没用啊,属于多余部分,元婴自然调整是要给他调掉的。”

喂,别老拿小师叔作反例,小心他送你五雷轰顶,再来一个冰封千里。

我哥裴森说:“二弟你要想清楚,二十岁筑基的话,你的筑基期、金丹期,虽然外表成长缓慢,但它还是要长的,你起点比我和裴淼多老五岁,慢慢地就会比我跟她长得更老了,然后我们再叫你弟,你不觉得有点丢脸吗?”

但十六岁都还算未成年呢。上辈子的法定成年年龄是十八岁,古代是说及冠,那是二十岁。我选二十岁筑基有什么不对?

“不筑基的话,将在你十七岁那年开启的秘境你没资格参加。”我爹裴长老说,秘境名单一向他负责最终审核。

要不怎么说姜还是老的辣呢,我爹一开口我就妥协了,我一定在十六岁筑基。

☆、oo1o_一对冷美人

云霞宗有一对公认的冷美人,一个是我,一个是小师叔戚悉。从美的角度和从冷的角度,我们俩都是宗当之无愧的前两名。

我为此曾私下里向我姐抱怨,选美人怎么会选男人?

我姐表示:“那有什么办法,你们俩美得男女不分。”

这特么绝对不是赞美。

不过比起我的腹诽来,小师叔的反应激烈多了,谁敢当着他的面喊美人,他就敢揍谁,打不过也要动了手再说。这是当了太久正太、被人调戏了太多年的后遗症。

我姐的话还是有些偏颇。

说我美得男女不分,这是事实,所以这辈子我非常讨厌照镜子,我遗传容貌的时候怎么就继承了我娘那么多却不怎么继承我爹的呢?

我哥安慰我说:“还好啦,眼睛像爹,你得庆幸你没遗传到姜前辈的桃花眼,不然……啧啧啧,瞪人都像抛媚眼,装高冷都装不下去。”

得了吧,我现在也瞪谁谁脸红,我根本不敢轻易与人对视。

不过小师叔跟我不一样,他美得还是很男人的,是属于书生型的那种儒雅之美,不像我有点人妖了。我只能寄希望于再年长些后,长相再成熟些后,这种妖娆感能减轻些,可是我又已经答应了十六岁筑基……唉,这张脸啊……

小师叔对他自己的长相和我对我自己的长相是同样的感觉,非常讨厌。小师叔希望拥有的是壮汉的体魄,阳刚之美,最好满脸横肉,肌肉纠结。他当年还一度想转去修体,可惜他的天赋点丝毫没点在修体上,他就是一个天生的法修,除了法术之外,练啥啥失败,失败都是小事,还害人害己。什么炼丹炸炉、聚灵符画出雷劫效果……种种黑历史数不胜数,直到现在都还常被引为‘不要不自量力’的例证。

可能就是因为我和小师叔作为云霞宗最顶尖的一对美人对自己的长相都很不满,于是宗内比起我俩略逊色一筹的美人们也都很低调,云霞宗的美人们可能是整个修真界最谦逊平和的了,所谓榜样的力量……

☆、oo11_不是夺舍

我记得上辈子临死前几年看小说时,里面要么有穿越,要么有重生,即使主角不是,配角中也一定有人是,就好像没穿越没重生故事就进行不下去似的。

当然,这也有可能是因为我看的小说范围太局限。

其实我一直不是太清楚穿越和重生之间的区别,就像我一直不能准确定义自己的情况该叫什么。

穿越吗?似乎是,魂穿到了异世界嘛。可是我爹非常肯定地告诉我,我的灵魂是我娘怀孕过程中一点点在她腹中聚拢成型的,跟其他所有的胎儿育过程都一样,并不是突然有一团完整灵魂灌进了胎儿的驱壳之中挤走了里面原本的灵魂。

“你这应该叫做转世投胎。”我哥这么定义。

“忘了喝孟婆汤的转世投胎。”我姐补充。

是的,我跟我的三位家人讨论过关于我上辈子的事情,如果不是我娘去世太早,她也应该会知道。

其实我也不是没想过要瞒他们,毕竟穿越什么的,听起来就有点渗人,尤其魂穿,还占去了另一个人的生存机会,更何况那个被夺取了生存机会的还是他们的亲儿子、亲弟弟。

不过在我还纠结着的时候,我爹已经先一步戳穿了这件事。大能不是随便尊称的,我的兄姐都是我爹亲手从婴儿带到大,他非常清楚正常婴儿该是个什么样子,稚嫩的驱壳中装的是同样稚嫩空白一片的灵魂还是个虽然脆弱但有着成熟思维的灵魂,他轻易就能区分。

“那为什么肯定我不是夺舍呢?”我还口齿不清的时候就问过这个问题。

我姐同情地看了我一眼:“听音就知道不是夺舍。”

我哥解释:“能夺舍的灵魂,强度都非常高。虽然一开始不能完控制住被夺舍的身体,但绝对不至于连凡人的基本活动都办不到。他们是刚出生就能稳健行走。你这种生下来都快一年了,却连说话都费劲的……算了,我就不打击你了。”

“再说一遍,”我爹散着强大自信气场地说,“我是亲眼看着你一点一点成型的,灵魂绝对没有换过。能骗过我的感知的夺舍,就算是大乘期,能办到的也寥寥无几。而大乘期,要夺舍也不会选择我和姜琳的儿子,那因果牵扯是他们承受不起的。最重要的是,能完成夺舍的灵魂,不可能像你这么弱。”

……所以重点还是在我太弱了吧?

但不是夺舍就好,没有抢夺无辜之人的生命就好。

不久后,当少爷遭遇阵并被困在阵中时,我完没有回报他之前援手的意思,毫不犹豫地就抛下他继续往前了。

作者有话要说:攵